媒体:预防暴力拆迁何时入法治正轨

2016-11-26 13:57:44 好文章

深度非主流为您整理了关于正轨,法治,暴力,拆迁,预防的相关内容,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,一起来看看吧!

议论风生

矛盾的演绎就好比雪球,越是放纵,就越滚越大。当小矛盾、小打小闹被忽视,被人为地放纵偏离了法治的轨道,势必为大矛盾的爆发埋下隐患。

今年年初,河北永清县北曹家务村,发生一起命案。开发商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刘二旦和他的帮手张伟、李春江,在砸了村民金福祥家玻璃后,又来到付奎生家砸玻璃,付奎生发现后与刘二旦发生打斗。其间,付金波闻讯赶来,父子二人持自制类似扎枪类锐器将刘二旦扎伤,刘后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11月18日上午,78岁的付奎生和他的次子付金波在永清县法院受审,被控故意伤害罪。而此前一天,张伟、李春江因此事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诉。至此,这涉事五人的结果:一人死亡,两人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诉,两人被控故意伤害罪。

无论怎么看,都是一个多输的结局。而原本,这只是一个拆迁协议的问题,能够用钱、用谈判来解决的事情,为什么非要搞到用人命来消停的地步?媒体报道称,这场始料未及的命案为村里换来“难得”的平静。“半夜砸门窗玻璃,用斧子砍大门,朝门上泼粪……这些事再也没发生过。”是的,很多事情,一旦出了人命,就会被摁下暂停键,但无奈的是,矛盾依然在,而且在命案发生后,只会更深。

如果在恶意放蛇、泼粪这些事情发生时,当地有关部门就采取措施制止、防止,对拆迁方、开发商依法追究骚扰、破坏民宅,威胁他人生命安全等责任,还会有后来的砸玻璃导致的死亡事件吗?

矛盾的演绎就好比雪球,越是放纵,就越滚越大。事实上,当第一起暴力骚扰事件发生时,当地有关部门及拆迁涉事方,就应该认识到矛盾已经产生,但这样的恶意骚扰或者暴力骚扰,却从未停止过,直到发生死亡事件。

在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中,基层工作人员向上级领导汇报李雪莲上访一事时抱怨道:“如果要是杀人了、放火了,这事儿倒好办了,问题是这就是一个离婚的事情。”可就是这样一个离婚的问题,最后闹到“市长”、“县长”、“法院院长”等一系列官员被撤职。小不“决”则乱大谋。

而从宏观的角度说,拆迁问题暴露了那么多年,各种矛盾、各式各样的恶性结果轮番上演,有关部门显然并没有吸取多少教训。今年五月份,河南郑州,惠济区老鸦陈街道薛岗村的村民范华培,因为对正在进行的拆迁积怨已久,持刀扎死3人、扎伤一人,被警方当场击毙。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矛盾的积累过程中,有太多的疏忽和责任需要厘清。

而能够杜绝这一系列矛盾升级衍化的,是且只能是法治。当小矛盾、小打小闹被忽视,被人为地放纵偏离了法治的轨道,势必为大矛盾的爆发埋下隐患。这个“小”和“大”的问题,在电影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中,被“马市长”深刻地剖析和总结了,而在现实中,我们的很多执法人员、为政官员,还并没有悟到。

与归(媒体人)